分类
頂尖操盤手的養成計畫

你需要正确的一致的贸易战略

战略贸易政策

利润转移论是战略性贸易政策的主体内容,指的是在寡头竞争的国际市场上,存在着因产品价格高于边际成本而形成的租金或超额垄断利润。一国政府可以通过对出口或进口的贸易干预,影响本国企业及其国外竞争者的行为,改变国际竞争的格局,从而从国外寡头厂商抽取租金或向本国企业转移利润,达到增加本国净福利,并促进本国企业和产业发展的目的。利润转移论包括战略性出口政策、进口政策和以进口保护促进出口的政策。战略性出口政策的核心内容,是以出口补贴支持本国寡头厂商扩大国际市场份额。在与国外寡头厂商进行古诺(Cournot)双头竞争的国际市场上,政府通过对国内厂商提供出口补贴,可使其降低边际成本,提高在国际市场的销售份额和利润,同时减少国外厂商的市场份额和利润;由此带来的本国厂商的利润增加可以超过政府的补贴支出,从而使本国的国民净福利上升。战略性进口政策的核心内容,是用关税抽取外国寡头厂商的垄断利润。

外部经济理论是战略性贸易政策的另一项内容。外部经济包括技术性外部经济和收益性外部经济。前者是指,厂商通过同一产业或相关产业中其他厂商的技术外溢获得技术和知识;后者是指,厂商从同一产业或相关产业厂商的集聚中获得市场规模效应(包括获得便利而低价的原材料、中间产品、技术工人、专业化服务等),两者都能使厂商提高生产率和降低成本。技术性外部经济与政策干预的内容是,在RD投入强度大的产业(一般为技术密集型产业,特别是高技术产业)中,技术外溢效应使厂商不可能完全获得RD投资的收益,由此导致的私人投资不足使这些产业不能发展到社会最佳状态,因而需要贸易政策的扶持。如果政府采取保护或补贴的政策,将能够促进这些产业的发展,并增加国民福利;而外国政府对这些部门的支持和保护,可能使本国丧失或减少这些有益的技术外溢,因此本国必须采取对应或反击的行动。由于这些包括高技术产业在内的技术密集型产业对国家利益来说具有战略性意义,政府的积极干预政策对于本国产业的国际竞争具有战略性作用。收益性外部经济与政策干预的内容是,一个国家产业规模的大小反映了厂商所获得的市场规模效应(相当于产业集聚效应)的大小,产业规模大的国家的厂商将具有较高的收益性外部经济,因而产业规模小的国家的厂商在国际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如果一个国家中处于发展初期而规模小的产业属于战略性产业,政府可以通过保护和扶持的贸易政策,支持这些产业的厂商扩张产量,提高产业的市场规模效应和厂商的收益性外部经济,从而促进这些产业较快地增强国际竞争力。

战略贸易政策 模型分析

加拿大布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布朗德和斯潘塞(James Brander&Borbara Spencer)是战略性贸易政策理论的始作俑者。他们认为,传统贸易理论建立在完全竞争的市场结构之上,与之相应的自由贸易顺理成章成为最优政策。然而,在当代世界的现实经济生活中,不完全竞争和规模经济却是最大量、最普遍存在的现象,在许多产业领域,贸易由数目有限的企业所控制,这些企业相当强大,足以左右市场价格。他们根据产业组织理论和博奕论的研究成果,创造性地探讨了不完全竞争、规模经济条件下政府的补贴政策对出口生产和贸易的影响,建立了战略性贸易政策研究的基本框架。

你需要正确的一致的贸易战略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公报

(2020年10月29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通过)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于2020年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举行。 新华社记者 刘彬 摄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于2020年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举行。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习近平作重要讲话。 新华社记者 鞠鹏 摄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于2020年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举行。中央政治局主持会议。 新华社记者 殷博古 摄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于2020年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举行。这是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等在主席台上。 新华社记者 王晔 摄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于2020年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举行。这是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等在主席台上。 新华社记者 殷博古 摄

全球贸易专业人士需要掌握的七大最重要技能!

找到正确的业务和市场配对涉及到两个方程式。 如果您的企业没有为扩张做好准备 ,那么进入一个新市场可能会导致资源过度扩张,导致供应链出现重大中断或导致员工工作过度等问题。 另一方面,企业需要知道在新市场中是否有对其产品或服务的需求,以及他们是否在法律上能够在不克服重大障碍的情况下开展业务。 Deborah表示,根据ICS项目的定义,该流程的一致性和标准对任何希望走向国际化的公司都将是一个巨大的好处。

2.无可挑剔的分析和减轻所有类型的贸易风险

国际贸易的任何一个方面都存在很大的风险。 如果你不知道他们提前做了什么,并为他们做好计划,你的企业可能会遇到大麻烦。 货币兑换,政治不稳定, 知识产权 , 文化差异 ,经济问题 - 风险清单似乎永无止境。 话虽这么说,风险不应该阻止你在国际上做生意。 如果管理得当,它只是许多难以置信的机会的一个方面。 关键是识别这些风险,创建备份和风险边际,并在拓宽国际视野时牢记最佳和最差情况。

3.充满信心地管理贸易交易的融资和支付

虽然国际贸易的支付方式和流程非常重要,但公司在发生之前需要采取许多措施。 在交易发生之前获得融资和信贷是任何交易的重要组成部分 ,因为大多数公司没有流动资产来支付购买国际产品或服务的费用。 牢牢掌握获得融资所需的技能,确保贸易交易的保险,并协商付款细节将消除混淆,并简化流程。 你需要正确的一致的贸易战略 一旦公司与整个财务流程如何发生在同一页面上,那么协商最佳协议就可以成为贵公司及其商业利益的中心舞台。

4.掌握有效制造出口货物的研究和规划

生产出口产品是一回事; 生产满足客户需求的产品,按预期运行并按照规格进行包装是另一回事。 在制造过程开始之前, 公司必须进行市场调查 ,以确保拟议的产品符合市场预期和消费者需求。 一旦产品脱离装配线,它还需要进行质量和安全保证测试,然后进行包装和标记,使消费者能够清楚地了解其所有功能和用途。 凭借如此多样化的技能要求,毫无疑问,制造业已成为国际贸易中最具活力和最受欢迎的职业道路之一。

5.处理国际货物运输中涉及的许多变量

在运输中,公司必须管理的变量数量简直是惊人的。 正如Orchard International Inc.的物流和海关专家Audrey Ross所列: 费用取决于提货地点,出发港,目的港,最终交货目的地,INCOterm合同,运输方式,产品类型和大小,海关清关或海关延期保税,以及偏远或受欢迎的地点或目的地。 “时间也取决于地点,目的地,运输方式,产品类型和尺寸等。” 尽管标准化运输各种商品的差异可能很困难,但Audrey表示,公司可以就所涉及的变量,国内和国际运输战略之间的差异,以及所涉及的员工所需的招聘和培训类型达成一致主题。

6.实施有效的国际销售和营销计划

正如魁北克国际外国市场开发总监Melanie Abdel-Malak提醒我们的那样,“你可以有一个很好的计划,了解所有的海关规则并遵守所有规定,但如果最终你不卖东西,你的项目是失败的!“ 然而,她还指出,由于确保成功所需的许多技能和流程,销售过程对新进入国际贸易的中小企业构成重大挑战。 “在进入国际销售之前,必须考虑一系列方面。 主要问题是,特别是对中小企业而言,集中精力将更多地发展销售网络,而不是计划,分析和获得反馈。“ 在一天结束时,您不仅需要销售而且还需要利润,这意味着销售更多的是销售。 考虑到这一点,她补充说,标准化销售所需的技能,即使是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员也可以评估自己的能力,并获得培训,以填补他们可能需要解决的任何能力。

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听说,让合适的人担任正确的角色可以在全球贸易中发挥重要作用。 但是,您如何确保您找到合适的人员,并跨越国际边界管理您的员工? 首先是建立人力资源,招聘和培训策略。 从那里开始,公司需要决定补偿,福利和绩效评估等关键问题,并制定指导方针,将国内员工派往海外并随后将其带回海外。 尽管全球贸易公司的人力资源专业人员可能对于实现这些方法的最佳方式有不同的意见,但重要的是确保每个步骤都以最适合您公司需求的方式进行。


首先,美国对华战略定位和对华政策判断出现重大变化。2017年12月18日起特朗普政府相继出台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防战略报告》、《核态势评估报告》首次以官方文件的形式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者”、“修正主义国家”,认为“对美国繁荣和安全的主要挑战来自所谓修正主义大国的竞争。这种竞争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暂时的和单个领域的,而是战略性、长期性和全面性的竞争。” 认为“美国要反思过去20年的政策——这些政策基于这样一种假设:即与竞争对手的接触以及将其纳入国际机构和全球贸易,将使他们成为良性的参与者和可信任的伙伴。在很大程度上,这个前提被证明是错误的。” 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就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发表长篇演说,对中国进行了全面抨击,将美国视中国为对手的战略思维作了从未有过的全面勾勒。由副总统出面专门针对中国发表这样的“檄文”式演讲,这是自尼克松政府以来从未有过的。所有这些意味着美国政府对华战略定位和对华政策取向上的质变,它所带来的必然是全局性、体系性的变动。


第八,美国统治精英内部对华负面认识高度一致,这种情形自尼克松访华以来前所未有。首先,政府内部,行政分支与立法分支在对华问题上高度一致,《台湾交往法》、《2019年国防授权法》均已罕见高票通过并由特朗普签署便是明证。其次,民主党也加入战阵,例如,民主党人、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等也明确提出,中国而非俄罗斯才是美国最大的对手。 再次,传统主流媒体也摇旗呐喊,为特朗普的行动助威。美国主流媒体的表现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比特朗普政府更积极。每当中美之间的贸易谈判出现转机的时候,他们群起批评特朗普政府开场气势汹汹,但获得一点让步就满意而归。指责特朗普贸易谈判模式是雷声大雨点小。第四,学界也行动起来,为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战略判断和行动提供学理依据。今年以来,《外交》、《国家利益》发表一系列重磅学术论文,称“华盛顿现在面对的是现代历史上最有活力的巨大竞争者。正确对待这个挑战,就要放弃美国长期以来对中国充满希望的政策。” “要为第二次冷战做准备”。考虑到当前美国政治正处在自美国内战以来最分裂的时候,正如9月26日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发布的研究报告指出的那样,在政治僵局下,外交事务正成为美国跨党派合作潜在的增长点。


第十,推出了所谓“全政府”(whole of government)的概念,实施对华战略博弈组织动员。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面对西方世界的治理危机和中国的崛起,从2011年起西方思想界就开始了所谓“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和“国家资本主义”孰优孰劣的大讨论,为了维护“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并在与“国家资本主义”的竞争中战而胜之,美国战略界通过研究认为,需要更新和提升西方国家的政治组织能力,尤其是政府能力,这样才能应对中国的举国体制。为此,他们从美国与苏联的冷战经验中提取出一个所谓的新概念,这就是所谓的“全政府”,其基本含义就是美国试图要改变过去曾经出现的“政出多头”的乱象,整合打造官方各部门一致的对华战略行动。目前这一概念已被政府采用,正式写入了《2019年国防授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