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外匯交易平臺

选择良好的贸易战略

北京对中国本土产业的补贴,已经成为中美贸易谈判的一个难点。 Reuters

【演讲】中国金融对外开放的战略选择

年初中央政治局在集体学习的时候就鲜明强调要把金融改革开放任务落实到位,可谓掷地有声,日前国务院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利用外资工作的意见》,明确加快金融业开放进程的多项政策 。 相信在座各位专家各位来宾对金融业的开放举措都耳熟能详,但是在当今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背景下,可能有一些人觉得我们的开放还是太慢,也有一些人会觉得我们现在开放过度 , 会影响国家的经济安全 。 如何进一步推进对外开放 , 是一个充满挑战性的难题。 选择良好的贸易战略 在此,我换一个视角, 从历史和国际的视角去看待中国应该如何进一步推进金融开放,有一些 个人 体会跟各位嘉宾分享。

回顾近两千年中国历史,自汉朝开创 “丝绸之路”至今,中国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实行了不同的开放政策,其效果也不尽相同。

明朝中后期,我们国力强盛、科技发达,进出口贸易及造船技术都位居世界前列,但主要是宣扬国威、推行朝贡贸易,后期采取了诸如海禁政策、有限制的开海贸易政策、 “堪合”制度等封闭政策,导致经济竞争力逐渐落后。 清朝初期,虽国力强盛,但对外贸易却依旧采取封闭政策,最终导致了国家日益落后,丧失了发展的机遇,中国在世界的领先地位逐渐丧失。当西方通过工业革命大力发展资本主义时,中国经济裹足不前,中外经济自明朝中后叶开始出现大分流。从此 中国在世界贸易中处于愈加被动的地位,最终在西方的武力下被动全面开放,清朝对外贸易规则被外方所控制, 让渡出关税制定权、海关管理权等制度自主权。从 1877年开始,中国对外贸易的长期优势被打破,经常性国际收支由顺差转为逆差。在此之前,中国的对外贸易都是顺差的。

中国对外开放的历史表明,国家经济实力强盛时期,在对外经济交往中可以主导关税、贸易制度等对外开放条件,主动开放就是有利的,对外封闭将错失开放机遇;相反,国家经济实力衰弱时期,如果不能自主决定对外开放条件,被动开放往往会受制于人而损害经济主权。

一般而言,产业单一的小国(地区)可实现高度对外开放。 例如,古代的威尼斯共和国主要从事东西方中转贸易,并吸引各类资金进入, 1171年成立的威尼斯银行成为世界上最早的银行。由于对外贸易的发展,威尼斯作为一个小国成为当时最为富庶的国家之一。在当代,小国(地区)经济体量小、经济结构简单,经济发展模式更为灵活,可以通过出口拉动发展“两头在外”模式,依靠发展单一的商贸金融服务产业便可获得经济成功。今天大家看到的新加坡就是小而富的开放典范。

而大国经济体量大、经济结构复杂,则应以内需拉动为主,外需拉动为辅。 其对外开放范围、程度需要兼顾国内市场发展结构,采取适度的对外开放措施更为有益,必须把握风险与开放的平衡。这当中一个典型的教训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阿根廷、墨西哥等部分国家由于过快和过度对外开放导致其国内产业遭受严重冲击,并最终爆发经济危机。根据 1990年所谓的“华盛顿共识”,包括阿根廷在内的拉美地区国家开始大范围放开货物与资本市场。如阿根廷向外资全面开放银行、证券领域,其由本国控制的银行资产市场份额从1992年的82%下降至2001的33%。同时,阿根廷允许境内美元全面流通,并允许外资银行全面经营阿根廷比索和美元业务,其经济出现美元化趋势,使得本国政府逐渐丧失了金融调控能力。

对外开放的国际经验表明,小的国家和地区对全球市场依赖更深,其经济发展模式更为灵活和易于调整,外需拉动可以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因此对外开放范围可以更大、程度可以更高;而大的国家和地区产业复杂,外需不能替代内需,对外开放一定要适度,必须把握风险与开放的平衡。

在几千年的发展过程中 , 中国一直享受主动开放的成功,也尝够了被动开放的苦果,我们两方面的教训都有。 从历史对比看,中国正处于民富国强的有利时期,对外开放中可以自主确定贸易规则条件,应抓住时机主动扩大对外开放。从经济规模来看,中国作为大国,应坚持内需为主,对外开放须循序渐进,要完善风险管理机制。

当前, 中国经济进入由高速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时期,需要通过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和金融体制改革,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破解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难题。

首先, 金融市场范围越大,分配要素资源的能力就会越强,金融服务的效率就会越高。 选择良好的贸易战略 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能够帮助中国在更大的范围内分配资源,让更多的国际金融要素能够进得来,让国内的金融要素能够出得去。其次,在中美贸易摩擦尚未根本性结束的情况下,我们要放眼全球,在更大范围内寻找更多国际伙伴。 中国最大的资源就是市场资源,要通过扩大金融领域对外开放,让国际伙伴都来中国投资,从而促进双方互利共赢、共同发展。 再次,通过金融业对外开放,能够倒逼国内机构提高竞争力 ,在一个小池塘里是不能培养出大鱼的,我们一定在大江大海里锻炼,我们的机构才能真正成长,从而能够打造一个与国际接轨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国际化金融市场体系。

但是,金融开放一方面能够帮助提升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另一方面也面临着金融安全问题。要做到开放与安全的平衡,务必坚持这样几条基本原则。 首先,要建立金融风险的安全审查制度,确保引入的外资机构具备优秀的专业能力、充足的资本实力,要确保引入 “活水”,而不是引进“污水”。 这就需要我们在扩大开放的同时做好配套制度的建设,与国际金融市场规则做好衔接,与国家经济安全制度做好衔接,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其次,对于关系到国家安全层面的、涉及到核心金融基础设施的内容,一定要坚持审慎的态度。 必须要坚持以我主导推进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借助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高科技,稳步推进金融业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建设,切实做好金融数据综合统计、风险波动实时监测、信息发布集中管理、社会信用惩戒等各项工作,把握扩大金融对外开放的话语权和主动权。 再次,金融重点开放领域要稳妥有序,先试点再推广。 “摸着石头过河”是中国的理论和制度优势,部分开放措施可以先在自贸区试点再推开,相关改革措施要谋定而后动,一旦时机成熟就坚决推行。部分特殊的优惠政策可以先针对港澳台地区施行,取得良好效果再推广到其他国家。 第四,对外开放不是 “一刀切”选择良好的贸易战略 ,应坚持互利互惠的原则。 金融对外开放也要讲平等互利。对我战略关系友好的国家,或与我商签自贸协定的国家可以优先重点开放,从而鼓励那些赞同开放、支持合作的国家和地区从中国乃至全球金融开放的成果中受益。而那些惧怕开放、实施贸易保护主义的国家和地区,只看重短期的收益,长期的竞争力一定会受损。当前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有抬头的趋势,我们一定要倡议开放共赢,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

中美贸易谈判的棘手问题:产业补贴

北京对中国本土产业的补贴,已经成为中美贸易谈判的一个难点。

北京对中国本土产业的补贴,已经成为中美贸易谈判的一个难点。 Reuters

美中贸易谈判上周几乎陷入停顿,补贴问题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这个争议似乎相当棘手。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E. Lighthizer)上周一指责中国违背了“在消除扭曲市场的补贴方面所做出的 良好而坚实的承诺”。中国谈判代表团团长、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表示,谈判有起伏是正常的,但在过去几天里,他也谈到了补贴问题,多次誓言中国在原则问题上不会委曲求全。

位于天津的清华大学高端光电子芯片创新中心的一间实验室。中国企业经常获得补贴,帮助它们参与高科技领域的竞争。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级研究员查德·鲍恩(Chad Bown)表示,双方征收关税在解决产能过剩等全球性问题上不是一个好的工具。即使美国成功地保留了部分关税,也只会保护美国国内的企业。受补贴的中国企业仍可能在国内、欧洲乃至全球几乎所有地方展开竞争,损害美国出口商的前景。

“公平地说,奥巴马政府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布什政府也没有,”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常驻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在谈到说服中国削减补贴问题时表示。“这是中国经济运行的关键方式。”

上个月,特朗普总统与中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刘鹤。上周,美中贸易谈判几乎陷入停顿。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国经济政策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表示,如果中国开放竞标,“会给外国公司在华的市场机会带来切实的改变。”

中美贸易战对越南的影响

积极影响 选择良好的贸易战略
如果关税被严格限制在中国且不会波及跨境供应链,越南的出口商的竞争力将会增强并迎来高涨的商品需求,特别是纺织品和服装。
对于投资者来说,越南同时也能作为替代中国的另一个选择。越南正受益于“中国+1”战略,其中驻华投资者们转移并扩张到别的国家以增加市场准入,分散风险,以及减少劳动成本。这场规模不断扩大的贸易战争只会加速投资转移,特别是对于劳动密集型消费品行业,例如服装、鞋履以及电子产品。
越南作为一个出口导向型经济,外商直接投资(FDI)市场占了多数出口份额。鉴于制造厂商为了减少美国对中国征收关税的影响将持续重构他们的供应链,越南将会吸引更多投资者。
对于大多数新型经济体,尤其是在东南亚,短期来看一些产业可能会受到影响。但是长期来看,这些经济体将会受益于此。

消极影响
出口导向型经济有许多优势,但也有不可避免的缺陷,诸如严重依赖于外商直接投资和暴露于全球市场波动。越南外商投资企业支配着出口,然而本地制造厂商却仍在一直在艰难求生。
此外,如果美国对中国更广泛地加征关税,跨境供应链将会受到震动。这将影响到越南向中国的出口,尤其当越南向中国出口的产品作为中国对外出口商品的组成部分时。类似的影响将同样作用于中美价值链中的其他经济体。
面对更高的关税,驻华企业会将原材料出口导向越南以保持平衡。这将影响到越南本地产业。

Analysis on the Development of Asia-Pacific Economic Integration and the Participant Strategy for China

Since 21st century, Asia-Pacific economic integration has created a new round of high tide of regional economic cooperation. Especially recently TPP, China-Japan-Korea FTA, RCEP are intensifying the complexity and uncertainty in Asian Pacific regions. As 选择良好的贸易战略 the main part and an important stakeholder of the Asia-Pacific economy, China should pay close attention to development of Asia-Pacific economic integration and implement the corresponding strategy as early as possible, in order to seek its own benefit 选择良好的贸易战略 to the maximum limit and play a more active role in promoting 选择良好的贸易战略 the process of Asia-Pacific economic integration.

Keywords

二、 亚太经济一体化现状与特点

(一) 亚太经济一体化现状

表1 APEC成员参与的RTAs数量(截至2013年9月)

资料来源:根据WTO home﹥Trade Topics﹥Regional Trade 选择良好的贸易战略 Agreements﹥RTAs database资料整理

(二) 亚太经济一体化特点

三、 亚太经济一体化发展动态及影响分析

(一) TPP:美国高调重返亚太的重要战略工具

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最初由文莱、智利、新西兰和新加坡4国于2005年6月3日签署并于2006年5月28日生效,也称 “P4”。这是一项涵盖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原产地规则、技术性贸易壁垒、知识产权、政府采购、竞争政策和贸易争端解决等广泛议题的自由贸易协定。在其成立的最初几年里,并没引起太多注意,直到2008 年9 月美国宣布将要全面参与TPP,才使其影响力大增,开始受到亚太地区的广泛关注。继美国之后,澳大利亚、越南、秘鲁于2008年11月加入了TPP谈判,马来西亚于2010年10月加入谈判。至此,TPP已从原来的“P4”发展为“P9”。2012年6月18日和19日,墨西哥、加拿大分别加入TPP谈判。此外,日本也宣布加入谈判的意愿。目前,菲律宾、韩国和中国台湾也表达了对加入TPP谈判的兴趣。

作为美国高调重返亚太的重要战略工具,美国积极推动TPP发展的意图在于直接参与并主导亚太地区贸易合作机制,继续引领制定亚太地区乃至世界自由贸易的新标准。根据美国的设想,TPP是一项“面向21 世纪、高标准、全面的”自由贸易协定。一旦这样的高标准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和地位不断扩大,美国自然而然也就成为了亚太区域贸易规则的主导者。因此,TPP或将成为亚太地区新的竞争性区域合作机制,推动以美国为主导的亚太区域一体化进程和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建立,加速实现APEC成员国提出的贸易自由化和投资便利化目标。因此,TPP的建立和发展将改变亚太地区的区域合作与自由贸易格局。 ② 特别是在WTO多哈回合谈判停滞不前、亚太地区各种FTAs/RTAs快速衍生使美国的主导权有所削弱的情况下, TPP成为美国推进实施其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新战略的务实而有效的工具,极具战略意义。 ③

(二) 中日韩自贸区:东北亚经济一体化的新亮点

(三) RCEP:东盟主导的区域经济一体化合作

RCEP(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是东盟国家近年来首次提出,并以东盟为主导的区域经济一体化合作,是成员国间相互开放市场、实施区域经济一体化的组织形式。 ① 2012年11月20日,东盟10国和中国、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领导人在东盟系列峰会期间宣布2013年启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RCEP)谈判,计划2015年底完成,并在RCEP建到一定程度后,适时商谈东亚峰会另外两个成员即美国和俄罗斯的加入事宜。这标志着东亚区域经济合作再上新台阶,对进一步密切东盟和其它6国经济关系和提升彼此之间的凝聚力,巩固和发展东盟在亚太区域合作中的话语权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四、 中国在亚太地区区域经济合作的布局分析及战略选择

(一) 中国在亚太地区区域经济合作的布局分析

表2 中国在亚太地区自由贸易协定签署及谈判情况(截至2013年9月)

(二) 中国在亚太地区区域经济合作的战略选择

1. 中国应加强自身自贸区战略规划建设,将扩大其区域经济合作的空间作为对抗TPP的主要途径之一

首先,对于目前中国两岸四地分别建立的合作机制,要根据经济发展需要,不断拓宽合作领域,充实合作内容,完善合作机制。在条件成熟时可以逐步进行整合,例如先将内地与港澳两个CEPA整合成三地的CEPA,然后与ECFA衔接,构建起两岸四地合作的新架构,促进两岸四地经济合作的深化;其次,要充分利用双边合作机制和自贸区框架,继续贯彻实施睦邻友好政策,加强与周边国家的经济合作,有选择地多和周边国家签订双边贸易协定,从而更好地利用周边资源和市场,同时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再次,积极和亚太其他成员国搭建亚太自由贸易区平台。目前,中国已与新加坡、新西兰、智利、秘鲁签署自贸协定,和澳大利亚进行了多次谈判。随着中国经济持续快速稳定发展,亚太地区国家与中国经济联系将更加紧密,中国应该从战略上利用这个平台推动自由贸易,拓展合作空间,减少对美国市场的依赖,搅乱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部署,削弱TPP带来的负面影响。即使中国不加入TPP,也不会在亚太区域合作中被孤立; 最后,中国应继续推动亚太经合组织以及上海合作组织朝着“区域经济一体化”方向发展,全面推进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与便利化,为亚太地区经济可持续复苏和发展提供活力和动力。

2. 充分借助RCEP谈判巩固与东盟双边互惠关系,加强与东盟的经济合作纽带

3. 加快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谈判进程,早日建立中日韩自贸区

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建设是中国参与亚太乃至全球区域经济一体化策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当前美国不断强力发动TPP攻势的背景下,中国更应高度重视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的动态和大国博弈可能的影响,从战略的高度认识中日韩自由贸易区是一个“共赢” 的选择。 ③ 中国首先应以大国姿态积极地加快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谈判进程,在领土争端问题上加强和日本的对话协商,让日本意识到妥善解决领土争端问题、加快进行中日韩自贸区谈判、早日建立中日韩自贸区,不仅可以形成3国之间稳定的、深层次的经济联系,增进相互之间的信任,而且可以避免彼此在东北亚地区发生政治或军事冲突,这也符合日本的长远利益。其次,在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中,应采取灵活策略,遵循“先易后难、循序渐进”的原则,如对于长期困扰中日韩FTA谈判的敏感产业问题,建议可以借鉴中国与东盟自贸区中实行的“早期收获”模式,先签订“早期收获计划”,减免部分产品关税,然后逐步扩展到服务贸易、投资和贸易便利化等领域,使各方尽快分享贸易自由化带来的利益,从而为进一步深化合作树立信心。 ④ 最后,鉴于当前中日以及日韩利益诉求相差较大、在短期内很难达成一致,建议率先启动中韩自贸区,以此推动中日韩自贸区的建立,这是较为切实可行的次优路径选择。自2012年5月中韩宣布正式启动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以来,韩国对于建立中韩自贸区一直态度积极,双方在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和其它领域的谈判模式上已开展了7轮磋商。因此,中国应以此为契机,争取与韩国早日达成协定尽快促成中韩自由贸易区的建立。这不仅将推动中韩两国自由贸易的发展,而且将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和示范效应,带动日本主动加入中韩自由贸易区, ① 最终使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建立水到渠成。